返回

第7章 系统,能不能不要强到这么无聊?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进书架 下一章 回目录
  第7章 系统,能不能不要强到这么无聊? (第1/2页)

    比留间伍兵卫看了下身边的手下,或许想着自己有二十来人,而武仓元只有一人,手里还是木刀,只要把木刀弄断了,就算他再厉害,总不可能还能打得过他吧。

    除了昨晚与他的那招外,他没见过武仓元与其他人动手,不知道他手中的木刀有如铁刀锋利,如果让他看到昨晚武仓元屠杀他的手下,恐怕现在他会转身就跑吧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会几招妖术吗?他手里的是木刀,大家一起上。”比留间伍兵卫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的手下听了,定了定神,大吼一声,纷纷冲上。

    武仓元摇了摇头,爬起身,蹲在地上,左手撑在地面,右手握着腰间木刀,笑道:“才提醒谁动谁死的,这么不听话,全是坏孩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武仓元以最快的速度冲出,在武士群中游走,所过之处,鸡飞狗跳,武士们握着自己的断手捂着肩膀伤口,哀嚎不止。

    一些武士想逃离,可才转身,左脚突然不受控制,低头看时,这才发现自己的左脚从大腿处断了。

    明明是木刀,为什么会有如此威力?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比留间伍兵卫与喜兵卫惊骇欲绝,他们两兄弟看着武仓元在人群中游走,如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明明速度不是很快,可是每到一地,四五人应声倒地,跟收割机似的,明明每一刀的轨迹他们都能看到,可每一招每一刀都让对手无法躲藏,明明手里拿着的是木刀,可每次刀落,都会出现残肢断臂。

    这不是人,是地狱来的修罗。

    不光比留间两兄弟,就连摔落一边的神谷薰也惊呆了,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眼前的少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很想纠正两件事才出手的,第一,剑乃凶器,剑术只是杀人之术而已,并不是你说的暴力,第二,那个拔刀斋,使用的并不是什么神谷活心流,而是飞天御剑流。”打到最后一名小喽啰,武仓元将木刀上的血迹挥落地面,背对着比留间伍兵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就是传说中的拔刀斋咯?”比留间伍兵卫觉得自己压力很大,自己借用拔刀斋的名号这么久,而且干的都是些杀人越货的事,难怪对方会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武仓元回头,疑惑道:“我哪点告诉你们,我是拔刀斋了?我说我只路过,你相信吗?”

    他不只是他们的路人,还是这个世界的路人,等完成任务,他会从这个世界消失,不是路人是什么。

    喜兵卫疑惑道:“那你怎么对拔刀斋了解这么清楚?”

    武仓元笑道:“我是他的粉丝啊,而且,真正的拔刀斋,在那呢。”说着,他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大家顺着他的目光望去,这才发现门口站着一名红发男子,正是刚刚从鬼兵馆赶回来的绯村剑心。

    比留间伍兵卫惊呆了,光是面前这个少年就难以应付了,更别说门口站着的拔刀斋。

    武仓元对比留间伍兵卫挥了挥手,说道:“如果你能打败我,我就放走你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比留间伍兵卫嘴角一扬,如果只是对付一个的话,还有点胜算,反正世界很大,没必要在这种地方死磕。

    武仓元笑道:“不过,我觉得你没希望哦。”

    “别小看我!”比留间伍兵卫大声怒吼,高高举起手中武士刀,对准武仓元斩落。

    他准备用出自己最快的速度,让武仓元无法躲藏,并一刀斩断木刀,并将其斩杀。

    可是武仓元的速度更快,往前踏出一步,就到了比留间伍兵卫的面前,左脚一伸,将他的右腿踢向后面。

    突然失去平衡下,比留间伍兵卫不得不将手中武士刀提前斩落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刀还未落下,武仓元的左手已经轻轻捏住刀背,接着扑通一声,比留间伍兵卫跪在武仓元面前。

    徒手捏住了斩落的武士刀!

    这还是人吗?估计也就只有传说中的比古清十郎能做到吧。

  第7章 系统,能不能不要强到这么无聊?-->>(第1/2页)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存书签